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註:此文轉載 原作者:江蘇省鹽城市景山中學高三(1)班 湯倩雲 曾經在網上看到過這樣一則“段子”:每個城市寶寶在誕生之初都會由上帝為它舉行“抓周”儀式,抓到的東西就暗示了這位城市寶寶日後的成長走向。結果日本東京抓到了奢侈的LV手袋,從此東京成長為繁華奢侈、燈紅酒綠的大都市;巴黎抓到了長棍麵包,從此巴黎充斥著靠長棍麵包來充飢的窮藝術家;迪拜抓到了一把高度尺,日後她的發展趨向就是向高空攀升,一座接一座地建造出“世界第一高樓”。 那麼,我所在的這座城市呢,我想她當初抓到手的一定是一柄油漆刷。所以她才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、角角落落塗滿了一個個大大的顏色猩紅的刺眼的“拆”字。商店外有,居民樓上有,醫院學校的牆壁上也有……有時可能她玩得興起了,甚至會在一面短牆上連續刷上幾十個字體不同的“拆”字。與這一個個“拆”字相伴而來的,便是叉車、掘土機、起重機、打樁機的日夜轟鳴,聲嘶力竭。 在這遍地的拆字和嘈雜的聲浪的裹挾中,我們這個城市一直在改變,而且翻新的速度越來越快—— “轟”的一聲,七成新的居民樓倒了;“嘩”的一聲,明清時的古建築瞬間成為斷垣殘壁;“轟轟隆隆”一陣響,培育了幾代人的小學校園成為一片廢墟……他們改變了城市的落後與陳舊,但同時也摧毀了這座城市的文化和歷史。 我覺得我們的“新城”與“文化”二字已漸行漸遠,城內寥寥可數的幾處名人故居和文化遺跡都被“推倒重來”異地仿建,而被拆遷的地方大都蓋起了商品房、大商場和遊樂場;城內的書屋越來越少,更少見能讓人駐足休憩的公園綠地;城裡再也吃不到一碗香甜的手制豆腐花,再也看不到很受孩子們歡迎的手工藝人。 城市的發展必然會引發巨大變化,但這種變化並不意味著不分青紅皂白一切推倒重來。也許我們更應當倣傚北京,讓摩天大樓與古樸的四合院共存;倣傚上海,讓繁華的商業街依傍著傳統的小弄堂和小吃店。城市的改變要經過決策者的深思熟慮和精心謀劃,更要去問一問這個城市的主人——市民,去傾聽他們的聲音。城市發展要努力在傳統與現代、改變與不變之間達成一種平衡,讓在這座城市生活的人們能有地方去追憶歷史,懷想童年;讓孩子們能更多地瞭解家鄉昔日的風貌,體悟出一種歷史的傳承;讓一處處名勝古跡成為架設在幾代人心靈之間的橋樑……讓城市不再僅僅是一個瞬時的空間,更是一本厚重的史書,一幅悠遠的畫卷。透過她,你看到的絕不僅僅是浮泛的繁華,更有精神的深邃和文化的積澱。而現在,我最想看到的是大街小巷裡那些民間藝人自由自在的身影。因為從他們身上,我們可以看到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、這座城市的寬厚包容、這座城市的人文氣息。 城市寶寶,請你謹慎地寫下那一個個“拆”字,因為你拆去的絕不僅僅是一座建築、一處遺址、一面牆壁……你很可能在毀滅我們的歷史、我們的文化、我們的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