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晚上去醫院看望一個對我來說從來都很重要的人,卻不知道如何開始彼此間的對白。想說的太多,到頭來卻什麼也說不上來。 回來的時候,夜微涼。空氣中桂花的香氣漸漸瀰散開來,伸手觸摸,卻是微涼的露水在掌心氤氳開來。突然就想到了去年丹桂飄香的時候,在玉竹園裡靜靜寫下的文字。天涯海角,唯望君安。日光傾城,願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。 那麼一年後的現在,桂花香依舊隨風飄萬里,不變的願望在心底蕩漾開來。望君安。願來年丹桂飄香之時,我依然能看到你熟悉的面龐。聽你喊我的名字。 只是願望是什麼呢。願望就是願望,虔誠祈願,殷切盼望,最終大多是無法企及的美好,空留一腔悲痛。 無數個黑夜,我都在想:如果手機突然想起,時隱時現的是那個我已瞭然於心的號碼,那麼我要怎麼辦?無數次聽到她們的對話或多或少涉及你的訊息,我會不自覺的神經緊繃。就是剛剛過去的暑假,我去醫院陪你的時候,那次你突然間的承受不住,然後醫生跟我們將24小時之內再不好轉的話就要接呼吸機,當時我的雙腳已經幾近癱軟,整個人也接近崩潰的邊緣。還好,還好最後總算是緩過來了,於你於我都緩過來了。 所以,你知道其實那些你所看到的我們表面的堅強,表面的處變不驚都只是表象罷了。你不知道我內心是多麼害怕,突然有一天我就聽不到你的聲音,突然有一天我不能撫摸你的面龐,突然有一天我的世界就少了你。那我要怎麼辦?我該如何是好? 哥哥說,他又做了那個奇怪的夢。 天暗沉沉的,好像世界只有灰色和白色,回家推開門,找不到你。 我們飛奔出去到處找,老遠看到山上孤苦伶仃的一間小屋子。 推開門,你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窗外那灰暗的風景,嘴角無力地上揚,給我們一個蒼白的笑容:“回來了”。 心很酸很疼。我們就倚在你的腿上,一直哭,一直哭…… 驚醒,滿頭的冷汗,枕角卻真實的濕了一片。 我的心無力的抽搐,在看到哥哥的日誌後。 我不要,我不要這一切變成真真實實的存在。於哥哥,於我,我們都承受不起,這樣的疼痛就彷彿心被活生生地挖了一個洞,怎麼也填不滿,永遠平復不了。 所以,請你好好地。等哥哥成家立業,等我學業有成。等我們幫你找回曾經遺失的幸福。 所以,縱使死亡是逃離不了的劫難,是我們終究要經歷的疼痛,那麼請晚一點讓我們承受。 天涯海角,唯望君安。 願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。 待到來年丹桂飄香時,望君依舊聽我訴衷腸。 文章來源:「牙」口不能無「顏」 |趙永久 情感教練 | 依然是一個人 |紳士老虎的部落格 | 熊育群的部落格 |風和日煦的BLOG |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|安以陌·筆墨人生 | The Scoop,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|多多納米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