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年幼時傻傻的我有許許多多總也弄不明白的問題,因為弄不明白就無端的生出這麼許多的擔心思慮。光陰似箭,一晃五十多年過去了,我馬上就要棄五張而奔六張了,就時常反問自己:我到底活明白沒有啊?依然還有那麼多越來越弄不明白的問題想不明白的事情。 冬天來了,楊柳枝頭乾枯一片,陣陣寒風襲來,僵硬的枝條在寒風中直脫脫的搖動。春節剛過,積雪依然,寒風依舊,可是你再看,風依然凜冽,但是枝條在寒風中搖晃得已經不再僵硬。是誰告訴他們春天就要到了呢?直到我漸漸長大才弄明白,這無需告訴,他們自己就知道。楊柳無言,心中自明。因為他們活得自然活得簡單純粹,就很容易活的明白了。 年幼時每當暖暖的春風吹來,我就死死的盯著胡同口那一棵柳樹那一棵楊樹,看看到底他們開始發芽長出嫩綠的葉子是在哪一天的哪一刻。我盯了一天又一天,早上上學時仔細看,晚上放學時認真瞧,枝條乾枯依舊紋絲不動。雖然春風已是暖暖的,雖然枝條在春風中已經開始了柔軟的舞蹈。我每日目不轉睛地盯著看著,在那些沒有一絲動靜的時日,我的目光就有些疏忽了。驀然的一夜小雨過後,空氣清涼通透得就像用水沖洗過一樣,腳步輕快的出門去,偶一抬頭路邊的排排楊柳遠遠望去已是朦朦朧朧的綠意一片了,走近了細看那枝頭明明還沒有長出嫩綠的葉芽,離遠了再看又是一片鵝黃柳綠。好奇怪呀!到底是從什麼時候綠的呢?每天每時盯著他們看的時候,他們都沒什麼變化,稍一疏忽,他們就都綠了枝頭。每年都是如此,一年又一年。哎!今年沒盯住,明年繼續吧,小小的心裡總是這樣想著,後來做了語文老師,給孩子們講課時就遇到過這一類的文章,按照教參規定的講法這就叫做:嚴冬孕育了他們強大的生命力。可是今天我不想再講這樣的套話。 今年春天,在不經意之間站在路邊的樹木又綠了,到底是從哪一天開始變綠的呢?我依然沒抓住這小小的綠葉生命萌動的那一刻,為了恁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想要都知道,從此就習慣於默默地看世界,靜靜的思考,從我年幼時直到今天五十多年就過去了。我知道自己依然沒活明白,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明白了就是“即使活明白了又能怎麼樣呢?”費盡自己的心力,來向世人證明自己,即使達到這樣的人生目標了又能怎麼樣。也許你會說:實現了這樣的人生目標自己內心會得到安寧。即使是真的為了自己,那就應該為了自己而好好活著,活著才能繼續證明自己啊!為什麼會在這樣解不開的死結中選擇默默地離開呢!今日寫下這幾句還不太離譜話,送給我的同學蘭君,因為今天是你的三七。兼送給合肥工業大學那可愛的團委書記,願你們的靈魂安息! 昨天,又刮了一天的大風,氣溫又下降了。但是隔窗望去,在狂風中勁舞的枝條上,一個個鵝黃的葉芽已經變成一片片綠葉,陣陣春風吹過片片葉子就像在跳踢踏舞。無論狂風無論暴雨無論嚴寒無論人們如何評價,他們都按照自己的心意生長,該長時就長,該怎麼活就怎麼活,自己心裡明白,就按照自己心裡明白的意願活著。 於是我就很佩服他們了,因為這是我做不到的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梅花開了,春天就來了。 梅花是與蘭花、牡丹等齊名的我國十大名花之一。宋代陳亮的《梅花》詩:“一朵忽先變,百花皆後香,欲傳春消息,不怕雪裡藏。”形象地刻畫了梅花秀雅不凡、冰心玉質、獨步早春、凌寒獨開的堅貞品質。而梅花卻以韻勝、格高,臨風傲雪,不畏艱險,冰肌玉骨,傲然挺立而成為民國時期的國花、現代南京的市花,也當仁不讓的是中國的名花,並被古人譽為“花中之魁”,歷來深為人們所鍾愛。 自古以來,文人墨客都把梅花比作為堅忍不拔、德清品高的象徵,於是撰文讚美它,賦詩歌頌它,作畫描繪它。 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,詩人陸凱就詩“送”梅花: “折花逢驛使,寄與隴頭人。江南無所有,聊贈一枝春。”多美妙的構思呀,寥寥20個字,將情誼、思念、祝福、期待融為一體,以一枝梅花告知春天的來臨,不愧為梅香報春的佳作。 宋代詩人林和靖隱居孤山,不娶不仕,以梅為妻,以鶴為子。他有一首名詩《山園小梅》:“眾芳搖落獨喧妍,佔盡風情向小園。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知合斷魂。幸有微吟可相狎,不須擅板共金樽。”詩中“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”兩句,被後世贊為詠梅的絕唱。 在林和靖之後的著名政治家、詩人王安石也有一首詩叫做《梅花》:“牆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,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。”他通過對梅花不畏嚴寒的高潔品性的讚賞,用雪喻梅的冰清玉潔,又用“暗香”點出梅勝於雪,說明堅強高潔的人格所具有的偉大魅力。南京梅花山立了一塊巨石,上面書寫了王安石的這首名詩,以為後世傳頌。 前些年,我給北京的一位朋友寫了一幅字,內容是宋代的盧梅坡的《雪梅之一》:“梅雪爭春未肯降, 騷人擱筆費評章。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”盧老先生將梅雪爭春擬人化,寫得可謂惟妙惟肖。 我喜歡拍攝梅花,而南京梅花山的初春是最讓人陶醉的地方。數十萬株梅花爭相綻放,暗香浮動,奼紫嫣紅,蝶飛蜂舞,滿樹笑靨,給攝影師們提供了最好的創作素材。其實,拍攝梅花的過程,也是品賞梅花的過程。在這個一年一度的“約會”中,我漸漸地品味到了:“梅的鐵骨丹心,梅的玉潔冰清,梅的疏枝橫玉,梅的香滿乾坤,梅的雪裡飄紅。”也漸漸理解了鄭板橋一副名對:“虛心竹有低頭葉,傲骨梅無仰面花”的深刻含義,也體會了辛棄疾的“只共梅花語,懶逐游絲去。著意尋春不肯香,香在無尋處”的意境,也常常將古人的詩句通過鏡頭予以演繹和表現。 梅花的花朵呈五瓣狀,因此,古人有“梅開五福”之說。這五福即為:一曰長壽,二曰富貴,三曰康寧,四曰修好德,五曰考終命。而賞梅也常從五個方面著眼,即為:一曰色,二曰香,三曰形,四曰韻,五曰時。而拍攝梅花又以色與形為重點。 梅花的花色有紫紅、粉紅、淡黃、淡墨、純白等多種顏色。南京梅花山栽植了四十多萬株梅花,梅花盛放時,疏枝綴玉,繽紛婀娜,有的艷如朝霞,有的白似瑞雪,有的綠如碧玉,形成梅海凝雲,雲蒸霞蔚的壯觀景象。 古人認為“梅以形勢為第一”。因此,梅花的形是中國畫創作的最重要的著眼點之一。其實,攝影與繪畫相通。梅花樹皮偏黑而多糙紋,其枝虯曲蒼勁嶙峋、風韻灑落有一種飽經滄桑、威武不屈的陽剛之美。梅花枝條清、明晰、色彩和諧,或曲如游龍,或披靡而下,多變而有韻律,以靚麗的花朵配上這些枝幹,可以展現出一種很強的力度和線條的造型感。 早春二月,正是春梅花事正旺之時,如若有暇徜徉於花海之中,或聞香尋梅,或拿起相機覓靚影而攝,抑或遇上春雪飄零,來個踏雪尋梅,由梅望春,也當為人生一大愜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