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這塵世,有許多東西被我們忘記了。 少年時。 母親曾告誡我:吃飯時,爺爺未動筷子,你們小孩子決不能動筷子。 我仰頭問:為什麼? 這是規矩。母親正色道。 從那以後,每次吃飯,我總是眼巴巴地盼望著祖父早點動筷子。然而,祖父是位慈祥純樸的老人,總是輕聲細語地對我說:姆,吃飯吧,多吃飯長得快。然後,看著我吃進了第一口飯,他才笑呵呵地開始吃飯。 在祖父的“縱容”下,我很快就將這個規矩拋置腦後,母親責備我,我總是振振有詞道:是爺爺叫我先吃的!母親只好無奈地一聲歎息。 長大後,我當了教師,後又作了記者,在迎來送往、交際應酬中,我才知道,這小小的飯桌之上竟有如此眾多的講究:什麼主位、二位、三位、買單位……許多時候,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該坐哪裡合適?後來,我採用了一種最簡單的方式——坐在離門最近的位置,因為這裡最卑微。我想,將自己看低一點,把別人看高一點,終歸是沒什麼錯的。 許多時候,在一些交際場合,我看到一些人互相推讓主位,你推我讓,心裡也不禁嘀咕:中國人繁文縟節太多了,有這個必要嗎? 我是個隨性之人,什麼事都希望簡單一點。雖然在外面吃飯喝酒時常守著那個卑微的位置,在家吃飯卻從來大大咧咧,即使跟父母同桌進餐。什麼位置、誰先動筷,向來不講究。在家嘛,隨便一點好。 一次,我隨朋友出差湖北廣水,當地的友人熱情地為我們接風。酒足飯飽之後,當地的一友人有事要先行一步,他伸出左手,掌心朝己,右手執筷在空中劃半個圈後說:“我吃好了,你們慢慢吃。” 我倍感驚詫,忙問其中是否有何講究?同行的朋友夏烈在當地創業多年,熟知當地習俗,便向我介紹起這一用餐“手語”。原來,該“手語”共有三種:左掌心一律朝己,一種為右手執筷指在掌心,表示父母健在;一種為右手執筷置於左掌之上,表示父母有一位健在;第三種便如那位朋友所示,其意為父母雙亡。 我恍然大悟,忙問這手勢到底有何深意?對方一怔,笑道:我也不知道,祖祖輩輩就這麼傳下來的,聽老人們說,這是告誡我們,每次吃完飯,都要想想父母……我心頭一熱,端酒起身:為這規矩,我敬你一杯! 是夜,在賓館裡,我輾轉反側睡不著覺。吃飯時,我,我們可曾想到過父母嗎? 古人云:倉稟足,知禮儀。在這個物質愈益豐富年代,禮儀已經日益發展,什麼餐桌禮儀、辦公室禮儀、會場禮儀……禮儀專家金正昆教授的講座,更是掀起了一股全民學習禮儀的熱潮。中國是禮儀之邦,禮儀確是一個不錯的東西,可是,當我們學會彬彬有禮、有模有樣、規規矩矩地用十足的禮儀去對待領導、客戶、朋友時,卻從未想過該用怎樣的禮儀去對待生我養我、付出一生、日漸老去的老父老母。這實在是一種諷刺與嘲弄。真心待人自是不錯,可我們對待他人也需要禮儀去支撐規範,對待父母難道就可以忽視嗎?他們才是我們這一輩最需要銘記與感激的人。 回家吃飯時,父母坐在主位嗎?父母未動筷子,我們動筷子了嗎?向父母敬酒時,我們是雙手執杯,站起身來嗎?…… 我們給予他人,甚至陌生人足夠的尊敬;可對賜予生命、奉獻一生的父母卻少了起碼的敬意。 突然,想起一位朋友的一樁小事。其父早亡,是母親將他拉扯大的。他是一位孝子。其母去世後,三年之內,每次吃飯,他一定會盛一碗米飯放於主位,旁邊端端正正地放上一雙筷子。他說:古人要為父母守孝三年,這我無法做到,當我至少可以用米飯供奉母親三年,母親一生不容易,我們做這麼一點兒很難嗎? 是的,尊敬父母的起碼的禮儀,很難嗎?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你們可能相愛過,你們也可能喜歡著彼此, 但是,為了什麼原因你們沒能在一起? 也許他為了朋友之間的義氣,不能追你。 也許為了顧及家人的意見 ,你們沒有在一起。 也許為了自己的前程,他沒有要你等他。 也許你們相遇太早, 還不懂得珍惜對方。 也許你們相遇太晚, 你們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人。 也許你回頭太遲, 對方已不再等待。 也許你們彼此在捉摸對方的心, 而遲遲無法跨出界線。 不過即使你們沒在一起, 你們還是保持了朋友的關係。 但是你們心底清楚, 對這個人,你比朋友還多了一份關心。 即使不能跟他名正言順的牽著手逛街, 你們還是可以做無所不談的朋友。 他有喜歡的人,你口頭上會幫他追, 心裡卻不是很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希望他追到。 他遇到困難時, 你會盡你所能的幫他, 不會計較誰又欠了誰。 男女朋友吃醋了, 你會安撫他們說你和他只是朋友, 但你心中會有那麼一絲的不確定。 每個人這輩子, 心中都有過這一個特別的朋友, 很矛盾的行為。 一開始你不甘心只做朋友的, 但久了,突然發現這樣最好。 你寧願這樣關心他, 總好過你們在一起而有天會分手。 你寧願做他的朋友, 彼此不會吃醋,才可以真的無所不談。 特別是這樣, 你還是知道, 他永遠會關心你的。 做不成男女朋友, 當他那個特別的朋友, 有什麼不好呢? 你心中的這個特別的朋友… 很多的感情, 都因為一廂情願, 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了 常常覺得惋惜, 可惜一些本來很好的友情 最後卻因為對方的一句喜歡你, 如果你沒有反應,這一段友情似乎也難以維持下去, 這也難怪有些人會因此不肯踏出這一步。 因為這就像是一場賭注, 表白了之後不是成了男女朋友, 要不就連朋友都當不成了。 有些事不是你能預料的,或許對方不在意, 你們還可以是朋友,但卻已經不如從前的……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註:此文轉載 原作者:江蘇省鹽城市景山中學高三(1)班 湯倩雲 曾經在網上看到過這樣一則“段子”:每個城市寶寶在誕生之初都會由上帝為它舉行“抓周”儀式,抓到的東西就暗示了這位城市寶寶日後的成長走向。結果日本東京抓到了奢侈的LV手袋,從此東京成長為繁華奢侈、燈紅酒綠的大都市;巴黎抓到了長棍麵包,從此巴黎充斥著靠長棍麵包來充飢的窮藝術家;迪拜抓到了一把高度尺,日後她的發展趨向就是向高空攀升,一座接一座地建造出“世界第一高樓”。 那麼,我所在的這座城市呢,我想她當初抓到手的一定是一柄油漆刷。所以她才會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、角角落落塗滿了一個個大大的顏色猩紅的刺眼的“拆”字。商店外有,居民樓上有,醫院學校的牆壁上也有……有時可能她玩得興起了,甚至會在一面短牆上連續刷上幾十個字體不同的“拆”字。與這一個個“拆”字相伴而來的,便是叉車、掘土機、起重機、打樁機的日夜轟鳴,聲嘶力竭。 在這遍地的拆字和嘈雜的聲浪的裹挾中,我們這個城市一直在改變,而且翻新的速度越來越快—— “轟”的一聲,七成新的居民樓倒了;“嘩”的一聲,明清時的古建築瞬間成為斷垣殘壁;“轟轟隆隆”一陣響,培育了幾代人的小學校園成為一片廢墟……他們改變了城市的落後與陳舊,但同時也摧毀了這座城市的文化和歷史。 我覺得我們的“新城”與“文化”二字已漸行漸遠,城內寥寥可數的幾處名人故居和文化遺跡都被“推倒重來”異地仿建,而被拆遷的地方大都蓋起了商品房、大商場和遊樂場;城內的書屋越來越少,更少見能讓人駐足休憩的公園綠地;城裡再也吃不到一碗香甜的手制豆腐花,再也看不到很受孩子們歡迎的手工藝人。 城市的發展必然會引發巨大變化,但這種變化並不意味著不分青紅皂白一切推倒重來。也許我們更應當倣傚北京,讓摩天大樓與古樸的四合院共存;倣傚上海,讓繁華的商業街依傍著傳統的小弄堂和小吃店。城市的改變要經過決策者的深思熟慮和精心謀劃,更要去問一問這個城市的主人——市民,去傾聽他們的聲音。城市發展要努力在傳統與現代、改變與不變之間達成一種平衡,讓在這座城市生活的人們能有地方去追憶歷史,懷想童年;讓孩子們能更多地瞭解家鄉昔日的風貌,體悟出一種歷史的傳承;讓一處處名勝古跡成為架設在幾代人心靈之間的橋樑……讓城市不再僅僅是一個瞬時的空間,更是一本厚重的史書,一幅悠遠的畫卷。透過她,你看到的絕不僅僅是浮泛的繁華,更有精神的深邃和文化的積澱。而現在,我最想看到的是大街小巷裡那些民間藝人自由自在的身影。因為從他們身上,我們可以看到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、這座城市的寬厚包容、這座城市的人文氣息。 城市寶寶,請你謹慎地寫下那一個個“拆”字,因為你拆去的絕不僅僅是一座建築、一處遺址、一面牆壁……你很可能在毀滅我們的歷史、我們的文化、我們的根!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季一節歲月香 花季雨季半夜長 寂夜臥聽窗邊雨 驚道油溢富春江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第六十六封:在人生的旅途中,我們誰都不知道,誰會與誰相遇。那些路過的風景,只是眼前掠過的一道光。轉眼。即逝。每一天,在等待與期望中而過。每一天,都與陌生人擦肩而過。我們不斷的遇見,彼此的臉龐在那段路上開始捻熟,我們不斷的錯過,熟悉的臉龐開始遺忘。誰不是誰的陌生人?我又是誰的陌生人呢?